刘航提着折叠凳欲追,冯白忙拉住他:“算了,算了,你两条腿怎么追得上四个轮子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太可恶了,太肆无忌惮了。”刘航忿忿不平,他趁着酒兴大吐怨气:“我和林泉泉恋爱关系稳定之后也曾登门拜访。是是是,老太太是看不上我。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,基本的礼貌还是要的吧,大不了态度冰冷。泉泉妈却好,直接把我赶了出去,还说了好多伤人的话。我是个男人,我也有自尊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是是是,老太太是有点暴躁。”冯白道:“林泉泉怀孕的事情她是知道的,可不知道泉泉将来可能不孕不育。你想啊,如果泉泉进了手术室,落下什么病根,老太太知道了还不跟你拼命?你现在最要紧的时候立即和泉泉和好,娶了她。不然,你就等着泉泉妈的怒火吧,她老人家非杀了你不可!”

      听冯白这么一说,刘航就慌了神:“对对对,老白你说得对,我这就去找泉泉,我马上向她道歉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知道厉害了吧,知道着急了吧?”冯白肩负着给刘航出主意,让他们小两口重归于好,并私奔结婚的重任,忙道:“电话你可以先给泉泉打几个,端正态度。当然,光打几个电话,赔赔罪肯定是不可能得到她原谅的。你应该安排一场惊喜,一场盛大的求婚议事。这样吧,你找个婚庆公司,让专业人士帮你策划一下。务必要弄得浪漫感人,对,浪漫,必须浪漫,女人就喜欢这个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好,老白,我听你这个过来人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心中有事,这顿小烧烤自然吃不下去。

      在回家的路上,冯白又接到刘航的消息,说他给林泉泉打过几个电话,结果说不了几句人家就挂了。

      这不要紧,多哄几次就好。

      婚庆公司那边恰好认识个朋友,把这事儿一说,那边立即就有了个绝妙的策划,保管能成。

      冯白好奇地问是什么策划。

      刘航回答说:“我明天再努力联系一下泉泉,约她去看电影。电影播放到一半,荧幕上就开始播放我和她以前在一起的视频剪辑,cr一出,音乐开始播放,然后灯光大亮。我单膝跪地求婚。所有的观众同时起立,鼓掌。当然,那些观众都是预先安排的自己人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怎么样,浪漫不,泉泉会不会被我感动得一塌糊涂,立即接受我的求婚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浪漫,非常浪漫。”冯白感慨:“专业人士果然是专业人士,连这都想得出来。刘航,大手笔啊!”

      刘航:“不差钱儿!”

      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找婚庆公司安排,这个主意不错啊!”回到家后,听到冯白的汇报,杨一楠说:“冯白,想不到你还有不少鬼点子啊!”

      冯白得意:“你老公我什么人,人才啊,不这样你杨一楠当初怎么会看上我。”

      这回杨一楠没有和他抬杠:“不错,弄这个,如果换我是泉泉,也会非常感动。亡羊补牢,为时未晚,就按照这个计划进行。我明天再劝劝泉泉原谅刘航,当然,结婚和手术的事情是不能提的,免得引起她的警惕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冯白,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