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些人是冲着salley小姐来的,连salley小姐制作的糕点都被哄抢一空,但也有些人对此不感兴趣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,这样的人只有寥寥几个。

      其中就包括了上官秋寒。

      上官秋寒至始至终,都像在香江丽都酒店慈善晚会一样,除了几个熟悉的合作伙伴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外,大部分时间都是一个人找了个无人关注的角落,默默喝着酒。

      一个人喝的不是酒,喝的是寂寞。

      用这句话来形容上官秋寒此时的状态最为合适。

      别人都是想要讨好salley小姐,恨不得在这个酒会上表现他们自己,让salley小姐能够注意到他们,从而让他们能够接触到salley小姐。

      但上官秋寒却没有这种想法,他来这个酒会就为弄清楚一件事,或者说,他要问salley小姐一个问题,一个让他连日来想不通的问题。

      或许,只有salley小姐能够回答他。

      相对于别人想要和salley小姐接触无门,上官秋寒却没有这方面的顾虑。

      早在香江慈善拍卖会的时候,他就得到了salley小姐的私人联系方式,还有salley小姐的一个承诺,免费为诺言设计一季珠宝产品。

      要接触到salley小姐,他根本不用这种方式讨好salley小姐,况且他也没有讨好salley小姐的想法。

      在这个方面上,上官秋寒拥有别人所没有的优势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在场的人中,倒是有一个人引起了他的注意,不仅仅是注意,而是关注。

      从假面舞会开始后不久,他就注意到了那个人,注意力一直放在那个人身上,但却没有贸然上去接触。

      不然他也不会在那几个千金小姐受到屈辱后才出面制止林月熙,正是他把注意力都放在那人身上,而那个人似乎遇到了什么事,匆匆离开了宴会大厅,这才让上官秋寒注意到林月熙为难那几个千金小姐。

      上官秋寒想了想,迟疑了片刻,还是决定走了过去,准备接触一下那个他关注的人。

      准确的来说,应该是他关注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  那个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戴着美髯公假面,被别人成为假小子的宛晨曦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还,这个座位有人吗”上官秋寒礼貌问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恩”宛晨曦抬头看将过去,随意扫了一眼,一时也没认出上官秋寒来,毕竟他也戴着假面,还是宛晨曦曾经做喜欢的皮卡丘假面。

      如今皮卡丘假面却戴在一个男人脸上,让宛晨曦没来由地产生厌恶心理,顿时没好气地回了一句:“有没有人不会自己看”

      “小姐火气倒是挺大。”上官秋寒一听对方的话,倒也没生气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才是小姐,你全家都是小姐。”

      宛晨曦也是下意识地说了那么一句,实在是她感觉自己最喜欢的皮卡丘假面被一个男人戴在脸上,实在不是那么回事,想也没想,就爆了粗口。

      话一说出口,宛晨曦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  这里好歹也是高级的酒会,自己刚才还是salley小姐的传话人,怎么这个时候就爆粗口了呢,salley小姐可是以优雅礼仪闻名的,而自己却

      换做一般人,听到宛晨曦的话,一定会很生气。

      但上官秋寒听到这话,脸色顿时一愣,整个人呆滞在原地。

      多么熟悉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  曾几何时,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孩在和自己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不正是说了这句话吗

      虽然是一句骂人的话,在上官秋寒听起来,却无比熟悉悦耳。

      生气

      不存在的。

      至少在上官秋寒那里,这不是一句骂人的话,而是久违的记忆。

      “呵呵。”上官秋寒傻笑着,径直在宛晨曦的身边坐下,目光充满了戏谑地打量着宛晨曦戴着美髯公假面的那张脸上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这人脸皮怎么那么厚,我都说了这里有人,你还坐下来,有病吧”宛晨曦感受到眼前戴着皮卡丘假面的男人那充满侵略性的目光,顿感心头怒火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刚才在休息室她就窝了一肚子火,现在还来了一个莫名其妙的男人打扰自己思考问题,这个男人还没脸没皮地坐在自己身边。

      自己坐的这个沙发本就是两人座,身体斜靠在一旁的扶手上,眉头紧锁深思,可那个男人却坐在另一侧的沙发扶手上,居高临下地盯着自己看,还那么明目张胆。

      “你不是让我自己看吗我看到的是有空座位,没人,所以,我坐在这里,并不妨碍你。”上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