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就是这家酒楼吗?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走到了这座酒楼的楼下,抬起头看了看说道,“那个欺负了我女儿的小子就在这里面?”

      “是的,家主。”

      旁边的一个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  “跟我上去,我看看这个小子到底长什么样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阴森森的说了一句之后,便率先走进了酒楼之中。

      酒楼吃中其他的人,当看到陈天成带着一种人走了进来的时候,他们纷纷都变了脸色,陈家已经很久没有在寒冰城之中如此大张旗鼓的行动过了,不知道今天又是因为什么?

      “陈家办事,无关的人迅速撤离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家众人一边走着的时候,一边便有人迅速的清场,很快,整座酒楼的人都已经离开了这里。 由此可见,陈家的行事作风十分的霸道。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走到了这座酒楼的最顶层,刚你走了进去,他的目光便停留在了一个桌子之上,在那里,正有着三个人谈笑风生。

      “欺负了我的女儿,居然还敢在这里吃饭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的眼神一动,便朝着那边走了过去,“看来你们还真是有恃无恐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就是你这个小兔崽子欺负了我女儿?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直接就走到了这张桌子旁,对着正在说话的水风晨问道,“你胆子还挺大的嘛,欺负了云云之后居然还敢在这里呆着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云云?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被打断了之后,很明显的愣了一下,随后抬起头对着陈天成笑着说道,“那个陈云是你女儿?”

      “陈云就是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抬起了头,有些傲然的对着水风晨说道,“你知道陈云是我女儿竟然还敢欺负她?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,原来陈云还有父亲呢啊。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却仿佛没有听到陈天成的话一样,慢条斯理的说道,“我还以为这个女人没有父亲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  听完这句话,陈天成的脸色便立刻的阴沉了下来。

      “我的意思你不明白么?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笑了笑,“陈云这么没有教养,我还以为她有人生没人养呢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你有没有胆量再说一次?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城的脸阴沉了下来,对着水风晨说道,“看来你这个外地人是不知道我们陈家在这里有多大的能量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陈家?也就能在寒冰城之中耀武扬威罢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有些嗤之以鼻的说道,“你们也就能够在这种偏僻的地方装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哦?这么说你还见过更牛的势力了?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被水风晨气的笑了,“你一个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兔崽子,在这里跟我放什么狠话?”

      “孤陋寡闻。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摇了摇头,“说吧,你来这里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  “当然是为了陈云的事情来的。”

      陈天成说道,“看在你只不过是一个小辈的份上,我不会跟你过多的计较,你只要跟我回到陈家跟云云道个歉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  “跟你回陈家跟陈云道歉?”

      水风晨有些好笑的对着陈天成说道,“陈云有没有跟你讲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