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晨曦迈动着小腿,哒哒的跑到了自己外公的怀里:看来还是外公厉害,有外公在,定然没人敢欺负娘亲,他要在旁边摇旗助威!

    “外公,那按照我们呼和部落的规矩,是不是曦儿可以有很多个爹爹?”

    呼和图熬爱怜的摸了摸小晨曦的脑袋:“曦儿的身份尊贵,只有你娘亲确立了正君,那才是你的爹爹,至于其他的那些个夫侍,见了你都是要躬身行礼的,他们的地位就相当于大安朝的妾室,平日里只需要负责好生伺候好你娘亲即可,你不必将他们放在心上。”

    苏晨曦点了点头,而后眨巴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,看向楚非衍和沐辞修等人:“那你们可要加油了呀,只有当上了正君才是我爹爹!”

    呼和图熬大笑一声,很是赞同的点头:“曦儿说得好!”

    苏晨曦抿着小嘴,格外腼腆的笑了笑:“我也是想有爹的,只是如今看来,还需要再等等。”

    大殿之上,已经不能用鸦雀无声来形容了,来赴宴的宾客和家眷们一个个的像是石膏一般,连呼吸声都听不到:今天的这出大戏,可真的是……刺……刺激啊!

    宁阁老出声缓和场面:“今日皇上和凉州城百官齐聚,城主府内准备了歌舞,就请皇上品鉴一二如何?”

    再说下去,场面可就有些受不住了啊!

    沐辞修看了看呼和图熬,神色微微的沉了下去:“有劳宁阁老安排。”

    丝竹声起,舞姬进入大厅。

    沈玉姝着眼于歌舞,内心却是波澜起伏。

    苏姚察觉到有目光落于自己身上,不由得抬眸望过去,微微的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。

    挽香替苏姚倒好了茶,轻声的耳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苏姚微微一愣,随即端起茶盏来轻轻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舞姬们的舞蹈跳的不错,众人紧绷的心神跟随着放松了一些。

    一曲结束,就在舞姬们躬身缓缓后退的时候,忽然一名舞姬飞身而起,衣袖一动,一柄寒芒熠熠的匕首便出现在手中,直直的向着苏姚的方向刺了过去!

    “姚儿小心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大殿之上一片惊呼,苏姚似乎早有防备,端起手中的茶盏,唰的一声泼了过去。

    早在那些舞姬进门的时候,挽香便察觉到不对劲,暗中提醒她小心,还在茶水中下了软筋散,只要有人敢乱动,直接泼过去,任凭你力大如牛也分分钟撂倒!

    那名舞姬被热茶泼中的面容,却仍旧气势不减,眼看着手中的匕首就要刺中苏姚的胸口,却不想浑身一阵无力,直直的砸在苏姚面前的桌案上。

    苏姚就那样安静的坐在桌案之后,面上没有丝毫的慌乱,而那名身为刺客的舞姬,眼睁睁的看着匕首距离她仅有一寸之遥,却再也没有力气将利刃刺入。

    沐卿晨丝毫不顾自己的身份,直接跳下台阶一脚将桌案上的刺客踹倒在地,刹那间杯盘狼藉:“姐姐,你没事的?”

    “一场小小的变故罢了,没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确认苏姚无恙,沐卿晨松了口气,而后一股怒火冲上头顶,他转身快步走到刺客的面前,一脚踩住她的胸口,目光凶狠暴戾:“说,你是什么人,为何刺杀我姐姐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寻仇之人!”舞姬偏转过头去,目光死死的盯着苏姚,“你害得我全家家破人亡,血海深仇,不共戴天!”

    苏姚站起身来,拖着长长的凤尾衣裙,

    缓步来到舞姬的面前,含笑的眼眸宛若琉璃,点点波光潋滟:“像你这样的刺客,被抓到之后,难道不应该,自尽而亡,以全名节吗?”

    舞姬死死的盯着苏姚,咬牙切齿的说道:“苏姚,你坐在这里,坐拥华服美食,可有想过那些被你害了的无辜百姓?当初你下令关闭汇通钱庄,将百姓存入其中的银两全然卷走,不知道有多少人卖妻弃子,只因你黑了心肝,午夜梦回,你就不怕冤魂索命?”

    “如此说来,你也有银子存入了钱庄?”

    “不错,我的爹爹和娘亲辛苦挣了一辈子的银两,都被你一句轻轻巧巧的关闭钱庄毁得干干净净,你妖颜媚主,之前顶替了荣王府嫡女的身份,将真正的昭华郡主害得容颜尽毁、无颜见人,之后顶着荣王府嫡女的身份嫁给了楚非衍,暗地里却勾引皇上,引得皇上对你另眼相待,连自己的亲妹妹都顾不得,可谁知道这样你仍旧不满意,还魅惑了沐卿晨,想让他为你所用……你周旋于男人之间,手段用尽,就不觉得自己肮脏吗?”

    苏姚轻轻的垂下眼眸,含笑问道:“如此说来,我的确是欠了你的。那么我想问一下,你爹爹和娘亲辛苦挣了一辈子的银两,究竟是多少银子?”

    舞姬义愤填膺的话语顿时哽住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如此的气愤,难道连你爹爹和娘亲往钱庄里存了多少银子都没记住?”

    “五……五百两……”

    “五百两,这可真不是个小数目。你爹爹和娘亲是做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他们……他们只是普通百姓,靠种田为生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不少官员默默移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苏姚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沐卿晨冷嘲出声:“呵,下次再来扮演刺客,记得要将前因后果都了解清楚。出去打听打听,种几十年的田地,手头上能有一百两银子便是富裕之家,更何况,前几年整个大安朝几乎都遭了灾,普通百姓能够好好活着就不错了,还积攒银子?”

    苏姚轻轻的整理了一下衣袖:“好好的一个姑娘家,怎么想不开你方才跳舞的模样,少说也有十年的练习打底子,普通的农户人家可养不出你这样的身段和体面。再者说,你也太过心急了一点,我顶替荣王府嫡女的事情,也只是在朝廷上流传,可还没传到民间呢,你一个小小的农户之女就知道了,这可真是奇怪的紧。”

    舞姬心头一颤,看着苏姚那双漆黑如夜的眼睛,只觉得全部的心思仿佛都被曝漏在了阳光之下:“苏姚,随你如何辩驳,反正以你的伶牙俐齿,即便是真的污水泼到身上,也能把黑的说成白的。你关闭钱庄,致使百姓惶恐难安这是抹不去的事实,你害了那么多人,是非善恶,终究会有报应的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沐卿晨连忙蹲下身去去捏那名舞姬的下巴,只可惜还是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姐姐,她在牙齿后面藏了毒囊,方才吞毒自尽了。”

    苏姚轻轻地笑了一声,姣好的面容更添几分神采:“在牙齿后面藏毒,那可是死士的办法,还口口声声说是普通农户之女呢,也不怕让人笑掉了大牙,将她拖下去,好生安葬了吧。这可是我来到凉州城之后,第一个胆敢来刺杀的人,好歹也为自家主子冲锋陷阵了一番,不能落得个无人收尸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苏姚身形笔直,她容颜娇美无双,气场却格外的清冷而坚定:自家爹爹都说她是呼和部落的继承人了,既然占了这个身份,就不能丢了这个身份的体面!

    苏晨曦在一旁看得眼神放亮,甚至抬起小手轻轻的拍了拍,眼底满是崇敬之色:“外公,娘亲威武霸气!”

    呼和图熬点了点头:“你娘亲自然是最好的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