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倒不是郑凡想要在这个紧张的氛围里故意抖个激灵,而是因为作为梁程的“二次创作者”,有点类似于高鹗之于曹雪芹,

      对梁程的身世,是有着自己的了解的。

      梁程是一尊从上古时期一直活到现在的僵尸,虽然现在实力只恢复了一丢丢,但血统根基应该还在。

      等于是,我属性都很普通,但我等级很高,这种局面,在绝大部分的时候,都没鸟用,但在面对同族小弟时,可能会有奇效。

      就像是魔兽族群设定里,高阶魔兽对低阶魔兽的血脉压制,这里的高阶和低阶仅仅是指血统等级,并非是实力,一如青壮年奴隶在面对贵族小孩时,一样需要跪下来磕头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  不过,那边的白袍女并没有给郑凡这边过多的准备时间,两具由蛮族大汉转化过来的活尸以一种极为蛮横的姿态直冲而来。

      白袍女则是走到两个娃娃的身边,目光,注视着战局。

      其实,之所以没有一开始选择出手,还是因为对面三个人里,有两个人,从第一次见面时就给她带来了一种压力。

      至于那三人之中隐隐为主的那位,明显就是一个废柴。

      当然了,做主的人是废柴,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  否则出门为什么还要带手下?

      其实,一开始还是能够保持克制的,双方明显都在互相忌惮着,但随着进来后,她看见了这三人安置在里面的马匹,马匹上的印记,做不得假。

      自此,至少是在白袍女看来,已经没有退路余地了。

      在得知镇北候和沙拓部的摩擦后,王庭就派出她来进行调解,但当她赶到时,双方已经开战了,且恰逢一支燕国骑兵直接杀入了青壮完全不在的部落里,她只来得及救出沙拓部首领的两个后代。

      现在的她,只是想要把这两个娃娃带回王庭去;

      谁晓得,在返程途中居然还遭受到了来自镇北候一系的截杀!

      面对两具冲过来的活尸,梁程的确没急着动手,而是双拳紧握,眼眸之中,开始有深邃的黑色开始流转,一缕缕煞气自其身边溢散而出。

      下一刻,

      梁程张开嘴,

      两颗獠牙露出,

      对着前方冲来的两具活尸,

      发出了一声咆哮!

      “吼!!!”

      咆哮之下,

      两具先前还气势汹汹的活尸忽然间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,直挺挺地停住了脚步,似乎是因为惯性的原因,还像是个不倒翁一样,开始整齐地前后摇摆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白袍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这一幕,已经有些超出了她的想象,她自小生活在王庭内,成为王庭的蛮师。

      对于炼制活尸咒术掌握得最为精深,她不认为自己的活尸是天下无敌的,但却真的没料到过,自己刚刚炼制出来的活尸居然能够在自己眼前就被对方给操控住!

      这种感觉,就像是你辛辛苦苦研制出了一款新型武器,但武器的发射按钮,却在你的敌人手上。

      “蛮咒,开!”

      白袍女左手手掌放在了自己的额头上,她的双眸中当即浮现出一片白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  这一刻,世界,在她视线里换了一种模样。

      她看见自己的两具活尸,身上散发着灰色的光芒,但那个先前发出吼叫的男人,其身上,却是深墨色的黑!

      而且,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刚刚炼制出来的两具活尸对眼前的那个男人,竟然产生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情绪波动。

      若是用现代话语来形容,大概就是:求抱抱,举高高……

      “呼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  薛三开始缓缓地向侧边活动,悄悄的,静静的。

      “吼!!!”

      梁程再度发出了一声咆哮。

      两具活尸直接转身,跟着梁程的节奏,一起发出了嘶吼,而后,对着白袍女直接冲来!

      直接反水,

      当场噬主!

      白袍女不敢做耽搁,弯腰,将两个孩童抱起来。

      没人比她更清楚这两具活尸的力量,至少,在制造出来后的这一段时间里,他们几乎刀枪不入!

      “嘿嘿嘿。”

      而这时,一声属于反派小角色的阴冷笑声从其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  几乎就是在梁程操控活尸反攻的刹那,薛三就已经出现在了白袍女的身后,手中的匕首,化作了一道寒芒,对着白袍女后背就刺了下去!

      这一次偷袭,可没有丝毫顾忌对方是否还抱着俩孩子,厮杀,就是这么一回事儿,由不得你有任何的恻隐之心。

      况且,先前要不是梁程恰好碰见了他家亲戚,这会儿就是自己等人被两具活尸追杀着呢。

      “砰!”

      匕首是刺中白袍女的后背,但薛三只觉得自己像是刺中了一块钢铁,手腕感知到了剧烈的反震力。

      一袭白袍,飘散而起,直接向薛三笼罩了过来,最可怕的是,白袍上面,还有一根根银针在上面熠熠生辉。

      “艹!”

      天知道上面的针头有没有毒,薛三可不是梁程敢去以身试毒,当下还是很怂地倒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  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,

      作为一名刺客,一击不成退去重新寻找第二次机会这几乎就是一种本能了。

      但当薛三躲过了白袍落地目光一侧时,整个人愣住了。

      尼玛,

      我看到了啥?

      “主上!”

      这一刻,

      郑凡脑子里想的是:我是谁,我在哪里,我在干什么?

      在梁程以僵尸咆哮催动那俩活尸反水之时,其实不光是薛三动了,郑凡也动了。

      郑凡提着刀,从另一侧冲了上去。

      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冲上去,可能,打群架嘛,本来不算那俩娃娃的话,双方是3v3;

      但等那俩活尸策反了之后,就变成5v1群殴了。

      在这个时候不上去下黑脚还等什么!

      然后,

      郑凡发现自己坐蜡了,

      先是白袍女躲开了两具活尸的扑杀,其次又以金蝉脱壳的方式躲过了薛三的偷袭,然后,只剩下一身红色贴身衣物的女人闪身,出现在了郑凡面前。

      舔一点的说法,是郑凡料事如神,洞悉战场局势,提前卡位,掐死了对方的后路!

      现实一点的说法是,我艹,装逼过头了!

      好在,到底是前几日在战场开过荤,杀过人了,郑凡近乎本能地双手握紧刀柄,举刀,对着冲到自己面前的女人就是一刀下去!

      女人似乎也没料到有人竟然能够提前包抄到自己,但她的应对,也是无比狠辣,直接将手中的那个女娃娃砸向了郑凡,砸向了郑凡手中的刀。

      时间,在此时仿佛陷入了一种停滞。

      要是换做以往,若是有足够的思考和分析时间,可能,郑凡真的会有一定概率选择不管老幼妇孺,一刀劈下去,绝不留情!

      对敌人的仁慈,就是对自己的残忍!

      虽然道德上有瑕疵,但无所谓了!

      但现实不会根据你的需求而放慢流速,在没有思考和铁下心的预备时间前提下,看见一个女娃娃